快捷搜索:

木村翔:从送酒工到卫冕世界拳王

  从送酒工到卫冕世界拳王 “杂草”木村翔:有机会面谢邹市明
  木村翔又赢了!那棵曾被忽视、不被寄予期望的“杂草”,又一次用胜利回击了人们的冷漠。
  7月27日,击败邹市明的“送酒工拳王”木村翔再次来到中国,他在青岛举行的世界职业拳击争霸赛中,第六回合KO菲律宾拳手萨鲁达,成功卫冕WBO蝇量级拳王金腰带。这一天,距离他在上海TKO邹市明获得WBO世界112磅职业拳王整整一年。
  一年的时间,木村翔改变了很多,潮牌服饰,崭新战靴,似乎完成了从送酒工到WBO拳王的蜕变。然而,站在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和拳迷面前,他依旧神情恭敬,“我只是一棵杂草,没有胆量张狂,”木村翔指了指新战靴上绣的两个汉字——“杂草”,腼腆一笑。
  一年前与邹市明那一战,是木村翔拳王生涯起点,也是人生转折点……
  一年后,
  他在中国人气爆棚
  7月25日下午,木村翔现身青岛参加赛前发布会。包括2名提前抵达中国的日本记者在内,有20多家中外媒体前来采访。
  在拳馆里,找木村翔合影的拳迷络绎不绝。一位身穿印有青岛拳协字样T恤的拳迷在合影结束后拍了拍木村翔的肩膀,“有很多青岛拳迷喜欢你,这里就是你的主场。”从翻译口中听明白之后,木村翔赶紧向这位拳迷点头感谢。
  和木村翔同样迷惑的还有前来采访的日本《拳击杂志》女记者加茂佳子,“为什么击败了中国的英雄,反而让木村翔在中国更出名?”她不明白即便在日本,木村翔也不曾有这样的“待遇”。
  其实答案就是木村翔新战靴上的两个字——“杂草”。
  在去年年底TKO日本国内的精英拳手五十岚俊幸之战时,日本TBS电视台在转播中,专门给他贴上了“杂草拳王”的标签。杂草有两个意思,一方面是在说木村翔出身于草根,此前就像杂草一样无人问津、无人知晓。另外杂草在日语里还有粗陋粗鄙的意思,主要是在说木村翔拳法技术较为粗糙,只是靠着蛮力拼打,一力降十会。
  然而,杂草在木村翔的眼里却意味着顽强,“杂草很难看,但生命力顽强,我就是一棵杂草,而且永远不敢忘记。”
  如杂草一般顽强的意志让木村翔没有放弃拳击,他一边打工一边训练,把握机会完成逆袭,获得了世界拳击冠军。这个励志故事打动了很多中国观众。“我喜欢他不懈努力的劲头,”一位拳迷说,这无关国籍,只有对个人努力的赞赏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次央视直播了本次比赛。此前,无论是奥运冠军村田凉太还是井上尚弥或者泰国巨星播求,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。
  一年后,
  他不再需要打工
 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,紫牛新闻记者提出单独采访的要求,木村翔答应得非常爽快,甚至没有一点拳王该有的“矜持”。训练结束之后,浑身是汗的木村翔第一时间坐在了紫牛新闻记者面前,“很抱歉,让您久等了。”
  “我现在不用再打工赚钱了,”对于木村翔来说,击败邹市明以后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需要打工挣钱,可以全力以赴地练拳。“当然我也换了大一点的房子,”木村翔高兴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自己从东京西池袋5张榻榻米(约8.1平米)、月租50000日元的单身公寓中,搬到了10张榻榻米(约16.2平米)、月租150000日元的“高级公寓”。
  实际上,虽然去年7月28日战胜邹市明,让木村翔在中国名噪一时。但这场比赛并没有带给木村翔太多的利益,只拿到了25000美金的出场费。回到日本后,木村翔仍然从事着原本的司机加搬运工工作,给酒吧配送啤酒。去年中国媒体前去采访的时候,木村翔称,自己唯一的犒赏,是一辆代步的电动车。他的拳王金腰带甚至无处安放,只能装在箱子里藏在床底下。直到日本媒体发现了中国媒体对木村翔不寻常的关注,木村翔才逐渐受到商家的青睐。
  “除了电动车,我还给自己买了一些衣服,一件奢侈品,”木村翔所说的奢侈品是一个大号的圣罗兰钱包,“在击败五十岚俊幸后,我给自己的奖励,花了10万日元。”木村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。在去年12月31日,木村翔9回合TKO前拳王五十岚俊幸,这场比赛,木村翔拿到了大约1200万日元的收入——这大致相当于日本东京都普通社员两年的收入。
  过惯苦日子的木村翔现在依旧十分节俭,穿的大部分衣服都是赞助商送的,“钱都存起来了,要为了未来考虑,还要准备娶老婆,”木村翔的梦想是拥有一家自己的拳馆,再找一个漂亮老婆。
  “我喜欢带出去就亮瞎人眼的美女,比如演员或者模特什么的。”尽管已经单身很久,但木村翔对女朋友的要求还很高,“击败五十岚之后,在街上已经会有人和我打招呼,偶尔也会有美女找我合影,不过担心被拒绝,所以没有要电话。”
  一年后,
  他仍不忘感恩
  一年前在上海,木村翔获胜后在擂台上跪谢邹市明,那一幕感动了很多人。“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多亏了邹市明。虽然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就一直没再见过他,但如果有机会,我很想当面感谢他,向他问候一下。”
  木村翔说:“正是有幸被邹市明选为对手,并在中国拿到金腰带后,很多日本拳迷才开始认识我,我的人生才得以彻底改变。一切来之不易,我还会继续努力。”
  这次卫冕战,木村翔选择了连续五战KO对手的菲律宾拳王萨鲁达。日本国内不看好他,“这是一个自杀式的选择,我们的杂草拳王难道被胜利冲昏了头脑?”日本媒体赛前如此表示。
  “不,我要在中国再次战胜强大的对手。”木村翔希望赢得的不仅是比赛,更是广阔的中国市场。据透露,这次来中国比赛,是木村翔和他的团队主动向熊朝忠所属的“拳威四海”拳击推广公司申请的。甚至,木村翔的团队还提出,出场费和团队的来回机票都由他们自己承担,拳威四海只负责在青岛的食宿及相关费用即可。
  “木村翔必须带着感恩的心走下去,”木村翔的教练有吉将之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没有邹市明,木村翔很难过上好日子,“即便是获得过WBO112磅世界冠军拳王金腰带的日本前拳王五十岚俊幸也过得不好,需要打两份工维持生计:加油站帮人加油,以及在拳馆当靶师,简单来说,就是挨揍的。”
  实际上,很多拳击选手都是贫苦出身,熊朝忠来自云南边境的文山,邹市明则来自贵州山村,美国的选手多出自黑人社区(即便是白人),南美的选手则来自贫民窟,东南亚的选手则兼而有之——或者来自贫困山村,或者来自城市贫民窟。
  儿子与母亲
  木村翔是个孝子,每次比赛前和比赛后,木村翔都会去母亲的墓前。“我到目前只输过一场比赛,就是那场亮相战,我输了之后没有去,后来每一场比赛赛前或者赛后赢了,我都会去,向妈妈报告我的事情。和邹市明比赛结束后,我带着金腰带去了,感谢了她保佑了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木村翔有些哽咽。
  “现在即便是没有比赛我也常去看妈妈,希望她知道,我每天都在努力。”这一次来青岛之前,木村翔又去了一次母亲的墓前,他告诉母亲,一定会带金腰带回家。
  他做到了。
【编辑:诚信在线体育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